写给有官衔画家的美术语丝

作者:仲敬干

其一:

所谓“官衔画家”的排列,我以为:应先是“画家”然后才是“官衔”(职务),这样比较完善。可在现实生活中往往不是这样子的,而是“院长”、“主席”、“美 协秘书长”、“理事”之类的缀在前面,至于“画”得怎么样,倒不是很重要了。好像给人的感觉就是“职务”越高,“画格”越高,实际上这么可能呢!“画 格”、“画理”的高深,全在一个人的“心智”,而“心智”的高雅、悠然、旷达,也决不是“职务”二字就能解决的,那种“好高骛远”的超然境界,更不是一般 俗人,所能体味得到的,而这一点我深信不疑。

其二:

有画家成为官员不难,难的是成为官员之后,还是不是画家;有官员成为画家也不难,难的是成为画家了,还是不是纯粹的官员了。因润笔的水涨船高,个人财产怎么规约?还能安心地创作或让心灵回到自由、纯然的画家时态?所有这些吧,聪明的你,请告诉我!

其三:

我以为,时下“出类拔萃”的艺术家不多,正是官员艺术家太多的缘故。每当我在浏览一些艺术简历的时候,很少、很少有只单纯到画家两个字的了。简历后一大堆的官方语言,续述、唠叨着他们的职能属性。

说实话,我真的为这些艺术家而难为情,也真的想告诉他:那你就好好地做官多好,干嘛又画起画来了呢?

其四:

我们应倡导一种艺术取向:即艺术只唯“物”,不唯官。

其五:

或 有人说:古代的官员,不大多能写写画画的么?是的,问得好!但我们别忘了,那是士大夫的时代呀!其实他们就是不做官,而就其艺术水准来说,也是相当不低 的。赵佶在未做皇帝之前,其画艺在大内群英中,即已到出神入化的地步了。而在晚些时候的徐悲鸿、潘天寿等辈中,那也是在画家成为官员的时候,又能把艺术侍 弄的,顶顶好的画家。所有这些陈年往事啊,大家也是了然于心的。

其六:

有朋曾戏言说:花鸟画,画不好,画山水;山水画,画不好,画人物;人物画,画不好,写字去;字,写不好,做官去管你们。

虽戏言耳,但也反映出做官之后的无奈心态。

其七:

当画家不小心成为官员的时候,要时时想到自己仍然是画家,做到心中无官位,画中有艺术。

其八:

做官,可画画玩赏一下以养情;画家,则不可,以做官之名去玩味。

其九:

行业之中,唯艺术可天马行空去思想;一旦官运亨通,则不能有天真烂漫之态。这就是官衔与艺术无法双管齐下的局限性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