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夕,古人教你如何优雅地说“爱你”

七夕到了,想表达爱意,却说不出口?想不落俗套,却词不达意?还在苦思冥想着“土味情话”?

你知道吗?在说“爱你”这件事上,古人可比你有新意多了,也更深情多了!

小编预告,前方高能,大家都学着点哈!

在现代人的表述里,爱情的文艺表达大约是一首王菲的歌曲,歌里唱道:“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,如影随形。”

而你,想破脑壳儿就想出了一句:

在古代,古人的“爱”化为相思,可是融入到骨子里的。

唐代的温庭筠曾在《新添声杨柳枝词》中写道:玲珑骰子安红豆,入骨相思知不知。

看到“骰子”这俩字,你就不厚道地就乐了对不对?

想什么呢!就知道你想俗套了!

骰子是一种博具,初为玉制,后演变为骨制,因其点着色,又称色子。骰子为小立方体块状,六个面上分别刻有从一到六不同数目的圆点,其中一、四点数着红色,其余点数皆着黑色。这骰子上的红点,即被喻为相思的红豆。而用骨制的骰子上的红点深入骨内,则隐喻了入骨的相思。

古人不仅擅长写相思,还在平平淡淡中抒写爱意。

如欧阳修在《生查子·元夕》中记了这样一笔“流水账”:“去年元夜时,花市灯如昼。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。今年元夜时,月与灯依旧。不见去年人,泪湿春衫袖。”

从去年的正月十五元宵节,到今年的正月十五元宵节,欧阳修这篇“日记”时间跨度有点长啊。“去年正月十五元宵节,花市灯光像白天一样明亮。月儿升起在柳树梢头,他约我黄昏以后同叙衷肠。今年正月十五元宵节,月光与灯光仍同去年一样。再也看不到去年的故人,泪珠儿不觉湿透了衣裳。”虽然措辞简单,读起来,却有种惆怅的爱意呢!

古诗中,还有令古人更为惆怅的“异地恋”。

宋代的李之仪在《卜算子》中写出了内心的遗憾:“我住长江头,君住长江尾。日日思君不见君,共饮长江水。此水几时休,此恨何时已。只愿君心似我心,定不负相思意。”

言短意长,江水悠悠,相思绵绵。然而,在人手一部手机的今天,沟通已经变得越来越方便,异地恋却失去了古人的韵味。

另外,再感受一下古人的热恋,《诗经》中就能轻轻松松地给你拎出来一篇。

《国风·邶风·静女》这样说:“静女其姝,俟我于城隅。爱而不见,搔首踟蹰。静女其娈,贻我彤管。彤管有炜,说怿女美。自牧归荑,洵美且异。匪女之为美,美人之贻。”

这篇是怎样秀恩爱的?来,翻译一下哈。“娴静姑娘真漂亮,约我等在城角楼。视线遮蔽看不见,急得抓耳又挠腮。娴静姑娘好容颜,送我一枝红彤管。鲜红彤管有光彩,爱它颜色真鲜艳。郊野采荑送给我,荑草美好又珍异。不是荑草长得美,美人相赠厚情意。”

浓情蜜意有木有!

七夕到了,别以为只有“买买买”才能俘获恋人的心,相比之下,情真意切的甜蜜话语更能打动人。快去给你的那位他(她)优雅告白吧!